DDS快递输掉致命赌局 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深圳快递网 | 行业资讯 | 快递常识 |行业分析 | 快递单号查询 | 国际快递 | 国内快递 | 航空快递 | 深圳快递公司
    您当前位置是:深圳快递网 >> DDS快递输掉致命赌局 >> 详细说明

DDS快递输掉致命赌局


  1月29日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“京沈润业163号”的深圳东道物流有限公司(DDS快递)北京分公司,二层小楼大门紧锁,十几辆标有DDS标志的崭新快递自行车静悄悄地摆在门口,小院子里一片安静,几天前蜂拥而至的讨债者、讨薪员工都已经人去楼空。


  一周前的1月22日,DDS快递公司的法人代表、董事长郜伟因涉嫌诈骗在深圳被立案刑拘,随后,DDS天津、北京等分公司相继传出倒闭消息,加上之前停止运营的江浙分公司。至此,DDS华东、华南、华北三大主要区域全部丢失。这家运营了12年、在华南至少占七成市场份额的民营快递公司黯然退场。


  “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致命的赌局,不幸的是,郜伟赌输了。”DDS一位前高层对记者说。


  记者昨日从DDS北京分部员工处了解到,目前其滞留的快件已由另一家快递公司接手,但遭拖欠的货款以及员工薪酬都还未全部到手。据部分员工透露,DDS所欠的去年12月份的工资按1000元算,今年1月份的工资更少。据了解,若是按照此前正常工资水平发放,每月可在3000元左右,部分员工表示难以接受。


  倒闭潮来


  分公司总经理“失踪”


  “之前并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”DDS北京分公司运营部的员工小陈对记者说,自己和不少员工都是1月24日才听说“大老板出事了”。


  1月24日凌晨3点多,天还是黑黢黢的,住在公司的小陈被副总经理叫醒问,“司机哪去了?”小陈迷迷糊糊地回答不知道。副总经理急匆匆地转身出去了。


  深更半夜找司机,这让敏感的小陈开始感觉到有些蹊跷。早在22日,公司北京运营部的分拨中心就开始停止运转了,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也跑了,直到现在小陈和同事们才听说老板出事了。随后,来公司催债的客户越来越多,甚至天津分公司的员工也来北京讨薪。有天夜里,公司库房的货被偷偷地运走了。“那几天都睡不踏实,觉得拖欠两个月的公资和押金都打水漂了。”小陈说。


  小陈立刻给同是河南老乡的业务员打电话,得知公司正暗地给部分员工发放最低保障金。小陈表示,自从去年11月江浙分公司倒闭之后,DDS北京分公司的业务量也受到影响,原来北京50多人的运营部员工现在只剩下20来人。为了拿到两个月共1600元的最低保障金,小陈和同事们当天摸着黑上了一辆公司的大巴车。


  “就跟电视里演的间谍片一样。”小陈苦笑着说。北京分公司的近百名员工被大巴车拉着绕了一天,为了避开等在院子里讨薪的天津员工的跟踪,最后在快天黑的时候,车终于在一条偏僻的马路边上停下。但领钱之前,公司要求每个人都签一个合同:DDS已经付清员工两个月的全部工资和押金。如果对该合同表示异议,就连这1600元也不予发放,无奈之下,小陈和同事们只好签了合同。


  相对而言,小陈和北京同事还算幸运,华南大区的大部分员工早已“颗粒无收”。1月上旬以来,DDS分公司倒闭潮正在全国范围内蔓延,连日来在广州、深圳等地引发了数千供货商、客户的集体讨债,拖欠上千万元员工工资被追讨事件。


  深圳市政府日前发布的“DDS事件”书面说明显示,目前,DDS中山分公司总经理陈艳华失踪,并带走了员工近百万元的押金以及数千位客户的货件和货款;东莞DDS总部已有部分人员将办公用的100多台电脑、客户货款转移;DDS珠海公司也突然“蒸发”人去楼空;广州、深圳在登记拖欠款总额,但还无准确数字。


  诞生于1997年的DDS经过12年的发展,已经全资拥有包括香港、广州、东莞、上海、北京等国内几十个分公司,800多个自建服务网点,自有员工12000多名、汽车2400多部、日均收件量20多万件。


  豪赌华东


  低价策略+代收货款


  2009年6月,已经在DDS北京分公司任职4年的快递员小赵第一次见到了这个“亲切、没有架子”的公司创始人郜伟,就在这个“京沈润业163号”小楼的二层会议厅里。“我为什么来北京?因为金融危机来了,所以我也来了。”郜伟的幽默谈吐让员工们记忆犹新。


  那次会议长达一个多小时,让员工们觉得情绪激昂,干劲十足。一直以来,郜伟“300元,3个人,一间房子”的创业故事都是员工眼中的神话。这一次,郜伟更是明确地提出,要在金融危机之后的市场低点,抢占华东、华北,“统一全国快递市场!”


  但就在这时,DDS快递公司的高层之间,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争论,而这次争论对后来公司的影响深远。DDS前高层对记者说,郜伟希望尽快挺进华东市场,并借此攻进以北京为突破口的华北市场,但反对派则认为以公司目前的资金储备,若仅以低价策略出击恐怕是骑虎难下。


  中国国内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对记者表示,当时他曾提醒郜伟,经济发达、快递企业密集的华东是中国快递业的“喜马拉雅山”,气候特殊竞争惨烈,很多快递公司进入华东“6000米”时已经缺氧、到达“8000米”时已经窒息。“如果用强行军的方式登顶,资金消耗很大,必须备足资源,也就是3年时间3亿元以上的资金。”


  DDS前高层透露,2009年3月,DDS快递挺进华东时,手中资金不足3000万元。为了解决资金缺口,郜伟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将“自营”与“加盟”结合,“每个员工都是老板”。在抢占市场上,DDS仍然实施一贯的“同城5块,省内6块,跨省8-10块,量大8折”的低价策略,而这已经远低于同城快递最低6元的成本价。


  低价策略见效明显,在DDS进入上海短短5个月时间,其日接单量暴增至15万元。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业务需求和向上海周边城市的辐射,DDS还计划招收1万名快递员。但与此同时,低价策略所带来的成本压力和突然增大的业务量,让DDS本来就紧缺的资金矛盾更加凸显。


  在这个背景下,郜伟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———这个决定后被DDS其他高层称为“致命的赌局”。从去年10月26日开始,DDS快递开通全国代收货款业务。由于区域内代收5000元免手续费,吸引了不少商家。为解资金之渴,DDS快递开始使用客户的代收货款周转,短短数月代收款已经累积上千万元。


  “这就是赌博,一旦这个钱周转不回来,对DDS的打击就是致命的。”DDS前高层人士对此表示。但是,为了“统一全国快递市场”,郜伟还是决定放手一“博”。


  资金饥渴


  倡议员工主动捐薪


  随着江浙分公司业务量的强劲增长,也带动了北京的业务量,去年7月,来自河北的DDS北京快递员小萧忙得不可开交,几乎每天只吃一顿饭。同时,公司正在大规模地招快递员。与同城快递相比,DDS招聘业务员的门槛较低,对文凭几乎没有限制。


  然而,问题很快就出现了。与民营快递普遍集中在一线城市不同,DDS在华东三四线城市大量布点,但这些地方业务量有限,投递成本高。大量分公司的建立需要大量的投资,但刚建立的分公司短时间内难有盈利,需要依靠总公司资金输血。


  资金的压力越来越大。去年11月,全国普降大雪,导致大量快递货物积压,很多城市无法按时投递快件,多家快递公司因延误而被要求赔偿。同时,燃油价格和人工等价格不断上涨,增加了快递服务运营成本。因此,北京地区民营快递价格出现集体上涨。这意味着,如果在此时还采取低价竞争策略,则快递公司接的单越多,亏损就越多。


  去年11月20日,DDS董事长郜伟向全体员工发出公开信,信中解释公司财务状况恶化是由于公司华东战役的开展,公司制定的各种优惠员工的政策被业务员利用,改单、不交款成风,使公司财务状况急剧恶化。郜伟希望员工主动捐薪10%-50%等拯救公司,等公司日后东山再起时再还给员工。


  据小萧回忆,后来的当月工资中,公司按1000元扣除10%,2000元扣除20%,3000元扣除30%,强行执行了员工捐款。“以往年底公司也有资金吃紧的情况,但都挺过来了,工资稍微推迟几天,但没想到这次没过了这个年关。”他说。


  然而,实施加盟、动用代收货款和员工捐款都没能彻底解决公司的资金难题,去年11月,DDS快递江浙分公司终因资金短缺而倒闭。随后,江浙沪网点全部停运,这成了导火索,DDS资金链危机迅速蔓延至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中山、珠海等华南市场。


  “低价策略没有问题,但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,不应该盲目贪多,扩张太快。”DDS前高层总结说。


  ■ 冲击波


  英国作家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在开篇说:“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;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,也是一个愚昧的年代。”随着小红马退市、DDS倒闭,受到“招工难”、各种成本的不断上涨等因素的影响,依托廉价劳动力发展、同质化导致“低价”恶性竞争正在为民营快递业带来生死挑战。中国快递咨询网预计,2010年民营快递企业的数量将减少30%以上。


  八成公司注册资本不足50万元


  2009年10月1日,新《邮政法》实施当天,曾一度谋求在创业板上市,被认为是京城知名品牌的北京小红马民营快递发表声明:自2009年10月1日起,正式退出中国快递市场。经营了11年的小红马快递自此消失。


  时间上的高度巧合,业界纷纷猜测小红马倒闭与新《邮政法》实施有关。按照《邮政法》及《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》规定,各市场主体必须在2010年9月30日前取得快递业务经营许可证,同时提高了资金等准入门槛。在内资快递企业之间优胜劣汰、合并、兼并、重组和退出将成为中小型快递企业发展的选择方式。


  快递业协会资料显示,北京市内在册登记备案的快递企业约200余家,在京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在1000家以上,还不包括没有任何营业执照的“黑快递”。同时八成民营快递公司注册资本不足50万元,注册资本达100万元的公司不满20家。对于众多没有获得准入资格的民营快递,如不能快速提升或转型,淘汰出局不可避免。


  另一方面,中国快递咨询网的统计,中国快递市场规模达640亿,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仍然增长20%以上,是全球快递业增长最快的黄金市场。


  与此同时,中国民营快递正在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,目前,全国民营快递企业数量达1万多家。


  三大格局竞争进入白热化


  2006年5月,DHL率先宣布成为首家开展中国内地快递业务的快递公司,标志着外资快递业巨头开始进军中国内地快递市场。而中国邮政EMS与国家邮政局分离后,也开始摆正姿态,收复失地。


  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表示,外资快递业巨头、中国邮政EMS和国内民营快递三方角逐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。目前,民营快递企业已经占据内地快递市场近70%的份额,国际四大快递巨头美国FedEx和UPS、德国DHL、荷兰TNT已经控制国际快递市场80%的份额。


  在民营快递业中,北有宅急送,中有申通,南有顺丰,再加上圆通、韵达,在民营企业中居前五位。在国内市场上,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仍然是EMS,即使在中国国际快递市场,EMS也居于前三位之列。


  据了解民营快递公司运营分为自营和加盟两种形式,自营的所有网点由公司统一出资、统一招聘、统一管理,自营快递公司对下属网点的控制力强,代表有EMS、顺丰和宅急送。加盟式的每个网点都是独立的,和总公司签订合作协议,使用同一个品牌,自负盈亏,采取这种模式的主要有申通、圆通、中通等。


  徐勇认为,随着去年10月1日起,国家邮政局和各地邮政管理局开始受理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申请,《邮政法》、《快递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》中提高了民营快递业务的门槛,以及由此引发的竞争加剧,将在未来3年内掀起快递行业兼并重组的浪潮。


  快递业面临多方困局


  徐勇表示,DDS的关门暴露出快递行业的困局。燃油价格和人工等价格不断上涨,大大增加了快递服务运营成本。并且,近期快件的数量剧增,操作运行和派送服务难度增大。此时如果仍然采取低价竞争策略,则意味着,快递公司接的单越多,亏损就越多。


  同时,民营快递公司还遭遇一些地方政策的束缚。宝供物流企业集团董事长刘武举例说,在许多大城市,货车不能进城,快递只好改用成本高、运载量小的车。进城后,不论是送包裹还是信件都不能随便停靠,一旦停靠,就可能遭到被罚或被扣的处罚。


  中国物流协会研究室主任贺登才对记者表示,针对去年3月国务院出台的《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,他提出了60项具体建议。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和制定新的振兴措施。据悉,这些建议包括减税、交通管理优惠和建立物流银行等六大方面内容。


  此外,徐勇认为,中小企业如何融资是个大命题,不仅仅是DDS自己要解决的问题。不过,去年3月国务院出台的《物流业调整和振兴规划》,提出了60项具体建议。目前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和制定新的振兴措施。包括减税、交通管理优惠和建立物流银行等六大方面内容。


  “快递虽小,民生之大”。徐勇分析称,仅DDS一家公司倒闭就影响了上千家企业货物的正常流转。而近2年来,已经有多家快递企业倒闭时出现了群体性事件,这主要是快递服务业涉及众多的工商客户、民生客户,因此建议国家邮政局等相关部门尽快论证出台《快递服务质量保证金制度》,提高违规成本。


  ■ 对话


  大量资金将涌入


  本土快递企业


  DDS的倒闭引发行业关注,本报周一就相关问题专访了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。


  新京报:这次DDS倒闭事件对整个民营快递公司有什么影响?民营快递公司应该从此次事件中吸取什么教训?


  徐勇:毫无疑问,这件事会对整个民营快递的品牌价值形成非常大的负面影响,但更重要的是它给了民营快递一个深刻的教训,那就是千万不能贪多扩张太快,一定要有全局的规划,另外民营企业要从个体户向现代企业转变,改变家族式的治理结构。


  融资是民营企业共同的难题,尤其是快递行业,由于快递业“轻”资产的特点,再加上评估时间长、财务报告不规范等原因,民营快递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,我觉得DDS在生死关头应该考虑民间融资渠道。


  新京报:除了融资难以及管理不规范之外,民营快递行业目前发展还存在哪些困境?


  徐勇:最大的困难是民营快递车辆通行被罚款的问题,城市配送造成了目前快递业最大的不平等竞争格局。快递进城主要靠客运面包车进行,但我国交通安全实施条例规定,载客汽车除车身外部的行李架和内置的行李箱外,不得载货,而快递公司的面包车大多没有办理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。另外,民营快递在工商注册网点实行报备制也是个难题。


  因此,国家邮政局、地方邮政管理局及快递协会进一步争取相关部门的支持,清理限制快递产业发展的不合理地方规章,协调税务、海关、公安、交通、航空、金融、土地管理等部门加快制定配套的扶持政策。


  新京报:此次DDS倒闭事件是否具有代表性?民营快递行业到了洗牌的时候了吗?


  徐勇:我不这么认为,优胜劣汰是行业的自然现象,现在是民营快递业发展最好的时候。去年10月份实行的新《邮政法》首次使民营快递获得了合法的地位。目前,内资快递企业还没有一家上市公司。


  新《邮政法》的出台、快递产业的高速发展、市场的日趋成熟将是投资的最好时机,最佳的投资时机只有这2年左右的时间。否则,进入的成本很高、资本回收的周期很长。因此,新的快递品牌将会进入快递产业,内资快递企业将是资金或风险投资的重点对象。预计,风险投资将通过优质资产剥离等方式对个别民营快递企业投资。


  ■ 人物


  “十岁的时候,在安徽农村,我经常幻想着自己带领一个村的村民建立一个模范村,村民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虽然是我童年的梦想,却使我一生肩负起了一个使命:看看我这一辈子能帮助多少人致富,造福多少个家庭,改变多少人的命运。”


  在这篇写于2009年8月的题为《我有一个使命》的博文里,郜伟描述了自己的梦想,并提出“为了这个使命,我确立了再拼命干二十年,统一全国快递市场,建立二百万人的全世界员工人数最多的企业的宏伟目标。”


  DDS前高层表示,DDS现在的困局,既同快递业“轻资产”的特点有关,也同郜伟个人的性格以及“一人决策”的管理方式有关。


  他告诉记者,郜伟对毛泽东的崇拜程度几乎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。郜伟经常喜欢用毛泽东思想在公司员工中开动员大会,要那种群情激发的效果。徐勇说,郜伟信仰毛泽东思想中“集中兵力打歼灭战”的精髓,但是,他没有读懂毛泽东的《论持久战》:欲速则不达。


  1997年7月,郜伟辞去了深圳邮局速递局总经理的职务从300元,3个人,一间房子做起,创办了DDS的前身深圳市勤诚快递公司,广东市场一直是DDS的大后方,但他曾经多次冲击过京津塘和华东市场。


  “郜伟的偶像是毛泽东,DDS的偶像是郜伟。DDS各分公司的管理层中几乎没有职业经理人,这是一个致命伤。”DDS前高层人士称,由于公司招聘员工门槛较低,企业文化很不成熟,管理模式上也不正规,基本上郜伟就是员工崇拜的精神领袖。


  在DDS,公司的决策基本全是郜伟一人做出的,一旦决策,便听不进反对意见和建议,无论对错管理层只能服从和执行。徐勇认为,民营快递应该加快由个人、家族式的“个体户”治理结构向职业经理人转型。

相关文章
快递公司代收货款乱象调
民营快递行业正加速洗牌
快递业红火折射消费升温
快递行业的信息化建设分
快递业新规遭90%企业
珠三角快递服务业发展再
国内快递业务的特点
国际速递行业现状及发展
快递市场的发展
物流快递行业的发展分析
速递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
中国民航快递现状的发展
国际与国内物流快递行业
快递市场的发展方向
快递简述及中国快递市场
我递行业分析研究报告
民航快递发展现状分析
邮政快递服务分析
国际快递物流市场的发展
民营国际快递为何长不大

企业服务 | 关于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友情链接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6 深圳快递网 All rights reserved.